【方志论文】凡例的设置及其基本要求

  • 时间:
  • 浏览:10

  凡例的设置及其基本要求

  ——结合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百余部志书凡例

  樊春楼

  内容提要:本文在简述凡例设置的起源发展和具体含义及其重要性之后,通过对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百余部志书凡例的简析,阐明志书凡例要做到项目齐全,次序得当,语言简洁精准,个性突出,一事一条。

  关键词:凡例 齐全而条理 ?语言简练精准 ?有个性而一事一条

  凡例的设置在我国源远流长。最早语出西晋杜预《春秋经传集解·序》:“其发凡以言例,皆经国之常制,周公之垂法,史书之旧章。”“凡例”是“发凡起例”的缩略语,“发凡”即阐明全书宗旨、大纲和概要;“起例”即指拟定著述体例、格局、样式及规则条例。所以,“凡例”又称志例、志议、约言、体例、例言、发凡、序例、叙例、总例、略例、编辑例言、出版说明、编辑说明等。地方志究竟何时开始设凡例,尚无定论,多数学家认为宋代,即方志定型后而凡例应运而生,如宋凌万顷、边实纂《淳祐玉峰志》卷首设凡例5条。元代创修《大一统志》即制定凡例。至明代,为强调志书规范,永乐年间两次颁发修志凡例,各级各地多数志书设有凡例。清代志书普遍设凡例。民国和当代凡例设置已达到普及。正如民国时吴宗慈所云:“今作志者,必先撰体例,几为一般通则。”?由此可知凡例之源流为:“始见于宋,发展于元,盛行明、清,普及于民国和当代。”

  史论家刘知几说:“夫史之有例,犹国之有法。国无法,则上下靡定;史无例,则是非莫准。”?清代著名学者方苞在《与一统志馆诸翰林书》中说:修志伊始,“体例不一,犹农之无畔,木之无绳墨。”?章学诚将“识足以断凡例”?列于修志者当“有三长”之首。民国方志学家甘鹏云认为:“纂修通志,以规定义例为最重要,义例不定,如裘无领,如网无纲。”?当代著名方志学者傅振伦在总结历史经验后说:“修志之道,先严体例,义不先立,例无由起,故志家必以凡例冠之。”?“志之为志,是由于它有特定的凡例约定而成的;没有凡例不成体统。”?朱士嘉对凡例的解释切中要害:“凡例是对于编纂目的、方法和内容结构的纲领说明,对全书有指导意义。”

  自从“概述”出现后被方志界一致推崇为“志眼”,那么,笔者却以为凡例就是志书的“眼睛珠子”。凡例是冠于志首不可缺少的纲领性文字。在成书前它是关于编纂思想、设立篇目、取舍资料、撰写要求等方面的统一规定,是一个特别精炼了的写作方案;成书后则是读者阅读志书的钥匙和指南。凡例制定得不好,不但编撰人员难免自乱章法,读者用志也不得要领。凡例的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全书“太阳的光辉”,通过凡例的“一斑”可以窥视到此书的“全豹”,透过凡例这一窗口可以体察到整本(套)志书的质量。凡例既是该部志书的缩影,又是编纂方式的沙盘。通过凡例一是可看出该书的编纂思想是否正确,立意是否高远,目的要求是否精深;二是可看出志书内容是否精选,有无缺漏或余赘;三是可看出编排顺序是否严谨而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四是可看出编纂原则是否正确而全面;五是可看出编纂方法是否科学规范,达到整体优化的标准;六是可看出编者“决去取”的剪裁能力;七是可看出有无锐意创新的意识;八是可看出编者的国学水平和语言功底。凡例的制作是编者能力大小和水平高低的集中体现。

  笔者查阅了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百余部志书,其中不少凡例项目全、语言精、条理清晰、个性丰满而令人拍案叫绝;然而,也有不少凡例中,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主要表现在项目不全、次序不当、语言欠精、缺乏个性、没有一事一条等方面,本文就此作一简要分析。应特别说明的是所看到的这百余部志书凡例的优长很多,异彩纷呈,有不少堪称典范,限于篇幅,恕不一一评价,只是以求全责备的态度,对其中值得商榷的一两点美玉微瑕处略作评析,况且笔者也难免是井底之蛙、一孔之见,粗浅的建议仅供参考而已。

  (一)项(条)目齐全

  制定凡例亦如编辑整部志书一样,必须做到要项不缺。凡例应该订多少项(条),历代要求不同。明永乐十六年(1418年)颁布《纂修志书凡例》21条,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修志四十款》为23条,民国35年(1946年)国民党南京政府内政部颁发《地方志纂修方法》列凡例9条。方志界对凡例设置也众说纷纭:肖怀在《试论地方志“凡例”制定诸要素》中说以10条为宜;辛增明在《“凡例”小议》中列出6条;陈寿春在《谈方志凡例》中列出8条;蔡华伟在《发凡起例乃著志之要务》中认为应14条;胡慧秋在《志书“凡例”及其他》中认为凡例主要包括3个方面。2008年中指组《地方志书质量规定》凡例包括指导思想、原则、时空范围、体裁、人物收录标准、资料来源、行文规范、特殊问题处理8条。而笔者认为凡例的功能与任何文化一样,要使读者明白“为什么写,写什么,怎样写”的,因此要再加上“内容编排”或“结构层次”这一条,即“写什么”,而且不少凡例已经是这样设置的。条数多少允许见仁见智并提倡创新,但有一个根本要求,就是对所纂志书有一个全方位的指导、说明和规定。还是蔡元培先生说得好:“师古者得其意,不必袭其貌。例因事而立,不强事以就例,皆章先生之家法也。”?笔者在所看的志书中,条数最多的为《绍兴县志》设10项(类)共40条,最少的是6条。条数多与少不是凡例成败的标准,而主要看其能否反映出“为什么写”“写什么”“如何写”三个方面的内容。“为什么写”即义旨,方志学家甘鹏云说:“义之不立,例之何有?”又说:“先言志义,因义生例。”?此“义”即义旨。义旨包括指导思想和目的意图。在所看凡例中,九成多的均有指导思想,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目的意图主要指发挥“资政、存史、教化”功能,使思想性、著述性、资料性、科学性、可读性相统一,为“四个文明”建设服务等。“写什么”主要是指全书的内容编排或结构层次。“如何写”占凡例的比重大,包括编纂原则、时空范围、体裁、人物收录标准、行文规范、特殊问题处理和资料来源等。凡例不能漏项,否则就会造成统而无纲、衣而无领从而导致捉襟见肘、残缺不全。下面就所阅志书凡例项目是否齐全简析之。

  旧志中的凡例一般简略,但也有一些凡例写得比较详细和具体的,如章学诚撰《湖北通志》、清道光贵州《兴义府志》的凡例,其中后者48条之多,不愧为方志大师的大手笔。

  建国后浙江《绍兴县志》的凡例共设宗旨、时限、地域、文体、纪年、人物、数据、资料、指称、文字标点10项共40条,魏桥先生称其是:“不同凡响的凡例”“值得同行和读者的重视”,?在全国实属首创和佼佼者。。

  山东省《威海市志(1398—1982)》?为1986年出版的第一轮志书,其凡例设指导思想、编纂原则、时间断限、内容编排、行文分期、表述形式、纪年方法、称谓书写、人物立传、志书资料共10条。主编宋协生、王河清深谙修志原理,参透修志之道,而且有超前意识,早在近30年前就能列出这样完美的凡例,值得敬佩,尤其是能列出编纂原则“实事求是、详今略古、突出地方特色、体现时代特色”等,这与中指组2008年新颁《地方志书质量规定》基本吻合,而且有“内容编排”更胜一筹。同时在“第五条行文分期”中说明了威海曾划分英租界和国民政府直辖的特例。此实乃凡例中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精品和典范,真正令包括笔者在内的当代方志人汗颜。

  河北省《山海关志》?凡例,项目齐全,前后顺序得当,尤其是在第一条指导思想后,第二条就列出“本志以类系事,横排竖写、叙而不论,力求横不缺项、纵不断线,实事求是,秉笔直书,详今略古”的编纂原则,第三条列篇目内容及其排列顺序,这在20多年前就能与中指组《规定》要求合拍,实属不易,即使今天能做到的也为数不多,说明作者对修志之道禅悟精深,也可能是受“天下第一关”的城楼东侧城墙上塑有与抗敌英雄等当地精英人物比肩的《山海关志》主编的塑像被尊崇而激励和感召所致。如果说白璧微瑕的话就是没有说明资料来源于何处。

  江西省《鹰潭市志·凡例》?29条:志书取名、写作目的、写作原则、市县关系处理、全书结构、体裁运用、行文规范、附录写作、学术追求、纪年、简称、语体、资料、详略、记人、记载时限、空间范围以及特例……。周详而实用,亦堪为佳作。

  江西省《抚州市志》?凡例齐全,设宗旨、断限、区域、体裁、结构、纪年、人物、数字、数据、计量、特称、简称、详略、人名、地名、附录、文字、标点、图点、资料共20条。

  福建省《龙岩市志(1988—2002)》,?凡例19条,项目齐全、丰富,其中地理、建筑业与房产业、跨境经济合作作为特例单列并详细说明,其中第十七章人名、地名、机构会议名、译名分行说明,给人周全备至之感。凡例分通例、分例(专例)、特例,此志在分例方面也优势明显。

  河南省《洛阳市志(1991—2000)·凡例》?第五条“本志为篇章节体式构架,志首列序言、凡例、总述、大事记与篇同级并列,志末置附录和索引。各篇近类合并为卷,共分6个卷本。”反映了编者的统筹能力。又如该省《林县志·凡例》:“本志力求宏观全局,微观百科,纵观历史,横陈社会,卷首一般设有无题小序,以便记述发展反映规律。”?主编谋篇布局的著述思想跃然纸上。

  浙江省《余杭通志·凡例》?设宗旨2条,时限1条,地域2条,体例5条,纪年3条,人物2条,资料2条,指称3条,个例8条,共9项28条。其中“体例”项中含体裁、编章排列、文体使用、图照运用、丛录编排共5条。尤其是特例列出8条,将本书的个性彰显得淋漓尽致。

  山东省《崂山区志》,?设指导思想、地域范围、时间断限、志书结构、志书体裁、行文规范(包括文体、称谓、纪年、计量、数字使用等)、入志人物、资料出处8条,给人以应有尽有之感。

  广东省《湛江市志(1979—2000)》,?凡例缺指导思想。第一条志名单独作一条值得商榷。同省《云浮市志》《江门市志(1979—2000)》?等也没有设指导思想,而也是同省的《清远市志(1988—2003)》?第一条指导思想表述得十

  分周全、明确。刘希汉先生认为:“共产党人修志敢于名正言顺地直书宗旨和指导思想正是辩证唯物主义观点和大公无私英雄气概的表现。”

  然而,在笔者所看到志书凡例中,缺项等问题不在少数。首先要作自我批评。《涉县志》(1998年版)凡例的主要问题首先是项目不全:一是没有设置包括横排纵写、详今略古、独特略同、述而不论等在内的编纂原则,二是漏掉记述的空间(地域)范围,三是在纪年条中漏掉民国纪年方式,四是在行文规范中无使用标点符号说明,五是没有特殊问题处理,六是在资料来源中丢掉了所属各单位提供这个主项。另外还有不少问题:一是实事求是属编纂原则与指导思想杂糅了;二是概念不清,第三条表述形式“除引用古籍文字外,均为记述文体”,前后是交叉概念,不能并列;三是表述错误,第五条本志纪年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书朝代年号”,民国时期不属朝代,应“清代以前用历史纪年,括注公元纪年”,第七条书写称谓“……名称,每卷第一次出现用全称,或简称加注”,应改为“……名称,一般用全称,对名称过繁者,第一次用全称,并括注简称,后视情况用简称”;四是语言不简洁,第五条纪年,“‘解放前’、‘解放后’,以1940年3月涉县解放分前后”,改为“解放前、后,以1940年3月涉县解放为界”,第十条资料来源“加以考证鉴别后辑用”中的“鉴别”应删;五是不精确,第九条计量单位“1949年10月前用原计量单位”,“10月”后要加“1日”。笔者主编的《涉县志(1991—2011)》同样存在缺项、语言不精、各条文字数量畸轻畸重等毛病,如第七条文体文字中“杜绝公文化、文学式、新闻体、评论型”中还是丢了“教科书式”,即志书记述不能采用教科书中下定义的方法;各序号如“第一条”中用“第”“条”本想模仿《党章》《宪法》表示严肃、慎重,但也出现不简洁的副作用之嫌。

  浙江省《浦江县志(1986—2000)》,?凡例设宗旨2条,篇目设置11条,文字图表8条,数字标点3条,索引1条共5大项25条,较为周详。商榷之处是将体裁、文体、简称、地名、纪年等本应单设条款的要项硬塞在“文字图表”大项之下,统属欠妥。

  四川省《成都市志·政党志》,?凡例共15条,2000余字,项目全,排序得体,只是第十五条“本志资料来源广泛”中“广泛”意义不大,等于启而不发,还是具体写出来自何处为好。

  河南省《三门峡市志(1991~2000)》,?凡例除了无内容编排、编纂原则、特殊问题处理外,还缺资料来源。

  吉林省《长春市志》?凡例17条,优长是特殊问题处理:第四条“《长春市志采用两级结构……”,但看不到体裁和资料来源两条。

  福建省《长汀县志》,凡例设指导思想、断限、结构、人物、语体文、纪年、计量,也缺资料来源。

  江西省《南昌市志(1986—2004)》,?凡例缺体裁、文体、原则、资料来源,而第四条单设“全书以第三人称记述”,有些撑不起来,应将其与称谓(人名、地名、文件名、译名、学名以及简称)合并为宜。

  安徽省《来安县志·凡例》?没有指导思想、体裁两项。

  山西省《高平市志·凡例》?没写体裁、原则。第十六条“本志资料来源除引用典籍原文外,一般不注明出处”,丢却了资料来源于何处的主要内容。同省

  《黎城县志(1991—2003)·凡例》?可贵处是写出“全志30卷135章468节”

  的内容,但也丢了资料来源主项。山西省《晋城市志·凡例》?没有“指导思想”“原则”“体裁”3条。

  天津市《蓟县志》?凡例第二条“本志所记内容,均以现行政区划蓟县行政区划为准”难能可贵,因为志书凡例设空间范围的只有约四成。

  浙江省《天台县志(1989~2000)》,?凡例第七条,名称下分人名、地名、物名、译名、简称7项分例,包容全面。

  江苏省《无锡市志》?和《温州市志》?凡例只有500余字,简则简矣,但不足以说全面,说具体。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麦盖提县志》 凡例设6条,缺体裁、原则等项。方志学者刘希汉认为:“一篇凡例的条款数量虽无固定标准,但应以本志的实际情况能够覆盖全书为原则,条款过少恐怕是很难胜任的。”

  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志》?凡例8条,时空范围齐全,但缺“资料来源”“内容排列”“特殊问题处理”条。另外,第二条体裁兼写了横排纵写原则。

  浙江省的诸暨县也是历史文化名城,《诸暨县志·凡例》?十分简洁,总共不足300字,偏少。缺项也比较多,无资料来源,无地域范围,无编纂原则,无关于历史文化名城的特例,第一条“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编纂的指导思想”也不全面不确切,因其只是马克思主义哲学。

  四川省《阿坝州志(1991—2005)》,?凡例缺资料来源。

  湖北省《江陵县志》?为第一轮全国优秀志书,其精良的篇目及其深厚的文化品位为全国方志界交口称赞。但开头没有指导思想是一个缺憾。

  浙江省《嘉兴市志》,?所处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南湖),但其市志凡例共13条,最可惜的是没有马克思主义等指导思想。

  贵州省《兴义市志(1978—2006)》,?凡例设11条,项目齐全,可贵处是设编纂原则“存真求实”“遵循志体”“详尽略远”“体现特色”4个分条,美中不足是原则中缺“横排纵写”“详独略同”“述而不论”等。另外,“志体”中的体裁和“特色”应分列并改换名称。

  青海县《祁连县志》?凡例8条,缺“指导思想”“体裁”等要项。

  综上所述,按照马克思主义方志学事物不断发展的观点,凡例任何时候也不会有至尊和定式。然而笔者认为目前志书的凡例应该像《绍兴县志》《余杭通志》等志书那样项(类)下列条,依次是义旨(包括指导思想和目的要求两条),原则(横排纵写,存真求实,述而不论,详近略远,生不立传,保证不出现涉密、宗教、民族、军事等问题,共6项),范围(时间和空间两条),体裁(7种),内容编排或结构层次(包括书首、分志、书尾),人物收录标准及其方法,行文规范(包括文体、文风、称谓、纪年、数据、计量、标点符号等,其中称谓下又分第一人称、简称、人名、地名、文件名、植物名、译名等),特殊问题处理,资料来源。在所看凡例中,写全的或基本写全的真是凤毛麟角而寥如晨星,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

  (二)次序得体

  我国古代修志就十分讲究次序的排列。如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涉县志》就这样写道:“盛朝统一疆域,海宴河清,尚志以纪盛,固矣。然分符?致治,必遵职方氏、?披舆胜,故首先《舆图》。舆图明而后建置不紊,故次之《建置》。建置立而后君子、野人有定分,故次以《官秩》。官秩叙而禄养、食货有成法,故次之《籍赋》。然既富方谷,人才可以辈出,故《选举》次之。《语》云:十室忠信,亦不乏人。矧以太行、清漳钟秀挺异,岂无一二英标奇节表表?者乎?《人物》次之。以至灾祥代有,天之仁爱,以示儆戒、验休咎,甚不可忽也,《丛纪》次之。若夫文以志实,已各因类附见矣。间有言情写志,各立标题,或大方君子至止履地、寻胜寄怀,亦文献之一征?也,故终之以《艺文志》焉。”以上文字说明,志书门类排序不是心血来潮和随心所欲的,必须依据事物的逻辑关系和人们的思维习惯精心编排。朝三暮四的原意和乒乓球团体赛甲队1号打乙队2号、甲队2号打乙队3号即可胜之都说明了排序关系到事业的成败。而凡例条款的顺序应大致遵循“为什么写——写什么——如何写”编排。请看下面凡例设置情况。

  内蒙古自治区的《伊克昭盟志》?是一部成功的志书,充分体现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自然风光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及昭君出塞的历史文化,其凡例也体现了大草原风情,其中第一条写指导思想,第二条是补充“为什么写”的问题,第三条交代了内容编排,在交代体裁时将每种体裁的写法也带出来了。第七条第八条都写了辖区沿革范围,若合二为一是否更好点?

  四川省《泸县志(1986—2003)》,?凡例统属得当,用语准确,与《绍兴县志》等志书相似,先分10项下列20条,给人纲目清晰之感。但与常规不合的是第一项“志名”,第二项才是“指导思想”。另外,大事记作为志书的其中一项内容,没必要在凡例中作为主项来处理;在“资料”项下3条中却没能列出资料来源。

  山西省《侯马市志》?凡例第一条列“本志为通纪体。上溯不限……”,写的是体式和断限,还是将指导思想补入后列到第一条为好,因为指导思想是灵魂,统率以下所有内容。另外,第二、三、四条应分别写编纂原则、空间范围、所用体裁可惜全部阙如。

  黑龙江省《嫩江县志(1986—2000)》,?凡例第一条:“本志为第二届社会主义新方志,是《嫩江县志》的续志”,应与第二条指导思想位置互换。

  上海市《黄埔区续志》,?凡例第一条:“《黄埔区续志》是《黄浦区志》的继续……”,建议将“指导思想”条打头。与此相似的还有上海市《奉贤县续志》。

  河北省《北戴河志(1988—2003)》,?凡例第一条“本志名为《北戴河志》,以秦皇岛北戴河区划为记述范围。”主编可能过份倚重“名不正、言不顺”之古训了,但还是按纂志游戏规则依思想中枢主导本系统各脉系的理念为宜;况且该名也不正,应改为:《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志(1988—2003)》。

  浙江省《天台县志(1989—200)》?第一条“本志是1995年版《天台县志》(下称前志)的续志,续主体、补遗缺和纠错误。前志未记地情味浓或时代感强事物适当前溯或后延,”第二条才是指导思想,换一下位置为好。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志(1978~2005)》,?凡例第一条,开头用百余字交代了丰润区的行政区划的由来,然后才引出本志书的命名,并杂糅进去断限,第二条才是指导思想。河北省《武安县志》?为第一轮全国优秀志书,其凡例实用简洁,可贵的是写出志书实体内容,即所设篇目,但把指导思想放在了第三条,第一条写断限,第二条写结构编排。同省《丰南县续志》,?凡例第一条也是首先说明本志为续志,及其与前志的关系,第二条才是指导思想。漏写了“资料来源”条。

  河北省《景县志(1986~2003)》,?凡例写得很好,“类目升格”单列为第四条,但第一条为“时间断限”,“指导思想”屈居第二。同省《辛集市志(1989~2005)》,?凡例共12条,写得很全面,语言精练,但也是在第一条先写了“本志为《辛集市志》(1996年版)的续志,定名为《辛集市志(1986~2005)》”,然后才写第二条指导思想。

  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志(1990~2009)》,?凡例的指导思想没有排在第一位;应排在最后的资料来源也没有出现。

  河南省《安阳县志》,?凡例共11条,第一条为指导思想很好,第二条为体裁有点靠前了。

  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志(1986~2005)》?的凡例,项目齐全,要言不烦,但第一条没写指导思想而是写修志的目的。

  黑龙江省《伊春市志》,?凡例12条,比较全,美中不足是最后“专志共载30篇……”属“写什么”的问题应排在“如何写”之前。另外第一条指导思想“坚持实事求是编纂原则,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反映事物的本质和发展规律……”所指不够准确全面。

  《重庆市市中区志(1986~1994)》,?语言精练,项目齐全,指导思想排到第二条,第一条说明是续志、断限、志名,二者互换位置为佳。

  从以上事例可以看出,凡例制定要依一定的内在的逻辑联系,要符合事物本来的时间和空间的存在与发展的规律,符合人们的认识习惯。如韩章训先生在排列全书结构顺序时应按地——人——事顺序,并解释其理念:地上产生人,人再去做事,而做事又反作用于地和人。?一旦打乱此顺序,就会颠三倒四而乱七八糟。当然,凡例排序也提倡创新和因志而宜,但其基本顺序一般为指导思想,目的要求,编纂原则,时空范围,内容(结构),体裁,人物收录标准,行文规范,特殊问题处理,资料来源。

  (三)语言简炼精准。

  “简练为文”是对所有文字工作者的基本要求,如《水浒传》中“那雪下得正紧”,“紧”字金圣叹赞之为一字传神、境界全出。又如《资治通鉴》中《赤壁之战》写曹军“引次江北”的“次”字表达了千军万马安营扎寨的情景。而史志就更需要锤炼语言,在简的同时还要求准,即如世界著名作家福楼拜所要求的要找到那一个最准确的名词、动词、形容词。这就要求每位编辑必须有“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的毅力。而作为“眼睛珠子”和“窗口”的凡例就要像制定一部法律条文那样反复推敲,必须做到惜墨如金而表达精准,“像拍电报那样”绝不能拖泥带水,绝不能随心所欲。试分析以下几部志书语言运用的得与失。

  河北省《井陉县志(1985~2004)》,?不愧为方志界一致称道的优秀志书,就其凡例来说项目全,排序优,语言精,比一般志书的优势主要是设“结构层次(第四条),即回答了“写什么”的问题;在特殊处理的“类目升格”(第六条)中将升格的6篇写出;在第五条门类排列中载明“按地、人、事为序排列门类”“反映以人为本的理念”。如果要挑毛病的话是语言精准简练上尚有修改的空间:第一条“指导思想”中“为全县新农村建设和建立和谐社会而服务”,新农村建设固然重要,但站在全志的高度,它只不过是“经济部类”下的“三农编”中的一个分支,这样写就有以偏概全之嫌;第十一条“人地称谓”中“政党、团体、组织、机构、会议、文件等名称,首次出现时为全称。对称谓过长者,同时括注简称,之后视需要兼用简称。”而在志文中有的如工会、公安局、商业局、气象局等首次以后也用全称,需用简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有些含混,同时标点和遣词也应改动,试改为“政党、团体、组织、机构、会议、文件名称,一般用全称;对称谓过长者,首次用全称并括注简称,之后视需要用简称。”最后一条“十四、资料来源 ?本志采用资料,大多来源于各承编部门或各级档案馆、图书馆、摄影协会以及有关史志书刊,辅以经过考订的口碑资料。”严格地说,口碑资料以外的所有资料也都需要考订。尤其是在凡例的14条中每条都有赘语“本志”,只此一项浪费28个字,不合简练为文原则。因为凡例就是本志的凡例,其下条款不会变成他志的,就像概述、大事记以及每一编章节等都大可不必前缀“本志”一样。而放眼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绍兴县志》《余杭通志》《呼和浩特市志》《伊克昭盟志》《抚州市志》《南昌市志(1986—2004)》?《长沙市志》《天津市河西区志》?等许多志书的凡例不管是几条还是几十条,从未出现过一个“本志”,这充分体现出编者精作凡例的态度、节约成本的意识、排挤水分的能力和锤炼语言的功底。

  河南省《焦作市志(1987—2000)·凡例》?10条,全面、条理,但第二条“本志与1993年出版的《焦作市志》全3卷相衔接,客观、系统、全面地反映了焦作市的发展历程。”这一条可不设,前半句整合到第三条断限中,后半句为编纂原则6项中的其中一项,既然其他5项都没设,只此六分之一撑不起一条,况且在第一条末已载明“实事求是地记述限内焦作市的历史和现状”,这里不宜再重复了。其中“反映了”的“了”字是多余的,它是表已然的结构助词,表示“已完成”,而志书大多是记述事物发展变化的,为“进行中”;从程度上说,“了”是100%的完成,而现实往往是“力争做到但尚未全面做到”,故“了”在志文中一般不用,在凡例中更要慎用。

  福建省《长汀县志(1988—2003)》?第一章“续编《长汀县志(1988—2003)》”中“续编”2字可删。

  安徽省《歙县志》,?凡例第六条“志中‘解放前’指1949年4月28日歙县解放之前,‘解放后’指1949年4月28日歙县解放之后,”接着“建国”也是这样表述。若改为:“歙县‘解放前’与‘解放后’以1949年4月28日歙县解放为界”,可节省16个字符,再加上“建国”共可节省30余个字符。如山西省《高平市志》等凡例就是这样处理的。

  山东省《潍坊市志》,?凡例第一条“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原则”中的“原则”改为“立场、观点和方法”或“世界观和方法论”为宜。

  山西省《晋城市志》,?凡例第一条“上溯不限”中的“上溯”是动词,此句字面意思就成了这种行为不限,应改为“上限至事物发端。第二条“正志”该为“志文”或“志体”。第八条“纪年方法,中华民国成立前用历史纪年,夹注公元纪年;中华民国以后用公元纪年。大事记全部用公元纪年。凡XX年代均指本世纪即20世纪。”第一句与第二句所说的纪年方式相抵牾,因为该志是通纪体,中华民国以前的在大事记中也应采用历史纪年;第三句话最后加“所属”或加“的年代”,因为“XX年代”并非指“本世纪即20世纪”,而是20世纪下辖的年代。第九条“本志计量单位除必要时保留旧制外,一般采用公制”,并未说清在什么情况下保留,应改为“除引用含旧制的原文外”。

  山西省《阳泉市志·凡例》?第五条:“本志大事记采用编年体结合纪事本末体的体例,即在按年、月、日编排史实的大框架下,对某些一事分见数出的情况,采用集中于一处编写的方法,以保持叙述的完整性。”后半句2/3的解释两种“文体”的文字必要性不强,可删。

  山西省《大同市志·凡例》?第3条:“下限切至1985年”“图片下限切至1999年”中两个“切”字属口头语,可删;第八条,6个“五年计划”的起止时间近百个字符不合“通典不录”原则,可删;第十二条“资料来源广泛”等于没说,还是列出几项主要来源渠道为好。

  吉林省《集安市志(1984—2003)·凡例》?共10条,其中有5条的开头缀“《集安市志》”、两条缀“本志”,浪费了34个字符。

  上海市《奉贤县续志》?凡例第十三条:“本志记述事物的名称,首次出现时使用全称并括注简称,此后均用简称。”违背形式逻辑全称判断与特称判断不可混淆的原则,应该在“首次”前加“对名称过长者”,“均”改成“视需要”。

  《北京市朝阳区志》?凡例写得很简洁明了,如第十条:“资料来源于档案、史籍、公开出版物、文物考古、专题调查及口碑等,不一一记明出处。”但其他还是有可精简的余地,如第十条:“上限力求追溯事物发端或建置之始……”“追溯”后加“至”,“建置之始”删去,因其也是“事物发端”。

  贵州省《黔东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志》,?不设凡例而设“编写说明”共12条,其职能和功用与凡例相同,其优长是有特设旅游篇和地域的详细划分,但第七条“图表不载是因避免选录标准欠统一”、第八条“大事记立足全州范围”、第十条“表格归并综合”以及最后第十二条“欲知本志各篇章更详细内容,可直接查阅各篇章相对应的分志”都可删去。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志》,?凡例制定较全面,只是十一条中都有“《果洛州志》”前缀,这66个字符完全可以节约。

  由此观之,撰写凡例要拿出制定法律和章程的态度和功夫,语言尤其要做到首先简之又简,真正做到惜墨如金,用最简约的词句表述,一般不要“从而”“并”“则”“必须”“一定”“应该”等公文赘语。其次是准之又准,要全方面考察每一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从现代汉语中搜寻最精准的词语,并反复比较试用,以察效果,力争最佳。在凡例中使用语言的功力要成为撰写全书的典范。

  (四)个性突出。

  列宁同志说:“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和活的灵魂是对具体情况的具体分析。”?毛泽东同志也说:“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严格地遵守的一个原则。”?地方志是反映特定地区的自然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每一本志书包括凡例在内都应该具有鲜明的个性。制定凡例强调地方特色在古代颇多,康熙年间知县陆陇其撰《灵寿县志·凡例》第一条载:“灵寿土瘠民贫,居官者知此然后不敢以纷更聚敛为事,土著者知此然后不敢以侈靡争竞为能,纲领所在,故随处提醒。”?章学诚以此言“尤为仁人恺悌之言。全书大率以是为作书之旨,其用心真不愧于古循良吏矣。”?方志专家韩章训认为:“凡例既要注意写好那些通例,更要注意写好专例和特例……写好专例和特例就成为合格凡例的基本要求。”?任根珠先生说过:“特例问题是凡例最能体现本志特色的内容,志书编纂者应把它作为凡例的重点,使凡例真正显现出自己的个性来。”?方志学者诸葛计也说过:“一部志书仅有通例而没有特例是难以想象的。”?主编要通过特例来凸显本区域鲜为人知的事物,即使通例也并非一个模子的机械复制,也有角度、轻重、缓急、主次的适当变换。下面试析以下几部志书凡例在突出个性方面的优长和不足。

  早在清嘉庆六年(1801年),谢启昆修,胡虔纂的《广西通志》,是志界公认的一部名志,它的《叙例》近5000字(含全书篇目),不但篇幅大,而且可以说条条皆是特例,特就特在每一条都有方志理论的探索和各种类目历史的寻绎。

  江西省《井冈山市志》,为首轮社会主义新方志,凡例个性鲜明,第一条集中记述“毛泽东、朱德等一大批无产阶级革命家在井冈山创建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籍以定出井冈山的历史特点”。第五条“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又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本志特设《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井冈山开发建设》《革命文物》……”第八条,写附有《湾红一连的新业绩》《斯诺夫人续写井冈山》等典型材料。给人深刻的印象是该志就是中国第一个革命根据地志。

  甘肃省《敦煌志》,凡例特色鲜明,第三条“本志根据敦煌特色,采用了较多的插图。卷前及随文附载洞窟图像、古遗址、古文献照片、自然景观、线描图、示意图共260幅。”第十条“文中出现的不同收藏地的敦煌文书编号,用代号表示,如英国图书馆的‘S’……”。第十一条“莫高窟的编号一律采用敦煌文物研究所编号……”。读之,神秘莫测而引人入胜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仅看凡例,就可使读者想象到该书中博大精深的敦煌文化。

  福建省《龙岩市志(1988~2002》,?第三条特设“扶贫扶建与农村小康建设”编及其说明它是“具划时代意义的壮举。”诸葛计先生特撰《志书凡例琐谈—从〈龙岩市志·凡例〉说起》?一文,对其专例和特例的写法予以充分肯定。

  甘肃省《酒泉市志》,?凡例18条,千字左右,要言不烦。美中不足是缺特殊问题处理条,如志文中有“敦煌学”专篇应在凡例中有所体现。而《天水市志》,?凡例中凸显所设伏羲文化、大地湾文化、秦文化、三国文化、麦积山石窟文化五编内容,这表明作者十分倚重文化品牌的特质。

  上海市《奉贤县续志》,?凡例共16条,内容丰富实用,堪为成功的范例,第七条:“本志为了充分反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带来的巨大变化,将升格设有《招商引资》《经济园区》《集团企业》等专卷。”第八条“本志鉴于奉贤尚无专门地名志书和前志宗教内容过于简略,特设《地名》卷和《宗教》卷。”最后第十六条“本志出版后,内容全部进入‘奉贤史志’网站……”提示读者利用电子阅读使用,这确实是一个创新。

  浙江省《余杭通志》?在“个例”大项中,分通纪资料运用、两县资料相糅、补纠说明、良渚文化、水利详载、体现非遗、‘杨乃武与小白菜’、特殊内容编排说明共8条特例,在彰显本志个性方面堪为表率。

  山东省《曲阜市志》,?凡例设9条,项目齐全、排序适宜,并有“设孔氏家族、旅游、文物”专篇,使圣人诞生地、儒家发祥处赫然在目。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志》,?凡例项目齐全、特色鲜明而且语言精练,在总共10条中,没有一个“本志”出现。尤其在第七条“要充分反映地区特色和民族特点。呼和浩特市是内蒙古自治区的首府,有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要突出记述其边疆城市独有的风貌和政治经济优势。”仅看凡例,北国首府、草原明珠已在读者脑海中形成概念。

  湖南省《长沙市志》,?凡例14条,突出了“全书分17卷出版,各卷由同类的专业组成”和“城区”“市区”“地区”“全市”所指内容。缺“资料来源”条。

  山东省《崂山区志·凡例》?中通例项目齐全,语言流畅。美中不足的是缺乏特例,全书设17篇,其中第16篇“崂山风物”是享誉海内外的历史文化名胜旅游地,作升格处理是当之无愧的,但在凡例中没有显现。

  河南省《洛阳市志(199—2000)》,?凡例共12条,第七至十篇为“河洛文化”“白马寺”“龙门石窟”“牡丹 ?牡丹花会”“黄河 ?河务”“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与移民”,但应该在凡例中作为特例予以说明。

  上海市《川沙县续志》?的凡例是十分成功的,除了没有写编纂原则外(也不能过分苛求)其他一事一条,而且叙述完备而且语言简练,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在第四条中“为突出时代特点和地方特色,将‘参与浦东开发开放纪实’置于卷前,‘川沙国民经济发展总览’独立成卷。”使人联想到黄浦江畔的东方明珠,是特例撰写的典范。

  天津市《南开区志》,?凡例第三条“本志特设‘南开精华’篇……”第四条:“本志设‘厢风卫俗’篇……”使人立刻感受到天津卫的风情。

  四川省《攀枝花市志(1986—2005)》?的凡例,项目齐全,顺序合宜,而且写法注重创新,第四条写出“详今略古、详近略同、详独略同”“存真求实、重视经济、强化人文,突出时代特点、地方特色和行业特色”的编纂原则;还有一个亮点是第三条“本志浓缩或追述前志中关于自然条件的有关概况,以保持志书资料的完整性和方便读者查阅有关资料。”如果说美中不足的话,第九条“国家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本应“通典不录”却动用了200字符。

  山西省《洪洞县志》?的凡例共设9条,项目基本齐全,顺序也合理,中指组程方勇先生曾以《大槐树下著志章》的书评予以肯定,但惜之没有把移民大槐树等文化作为特例在凡例中体现。

  四川省《九寨沟县志(1986~2005)》,?凡例的要项资料来源阙如,另外拥有“世界自然遗产”“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绿色环球21”三项国际桂冠,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在凡例中没有以特例凸显。

  吉林省的《延边朝鲜自治州志》,?凡例共12条,其特色是第六条:“本志单设民族篇,记叙朝鲜族和各民族的风俗民情及贯彻党的民族政策等内容”。美中不足的是缺“资料来源”条。

  湖南省《张家界市志》,?凡例中特例说明“为尊重历史,本志保留两种市名”“名人览胜编直接以名人姓名立目”,但“奇峰三千”“全国乃至全世界第一流风景区”的特色在凡例中彰显力度不够。

  广东省《珠海市志》,?凡例中有特例:第六条“本志中‘珠海地区’特指1953年划为珠海县的区域”和第九条“本志部分内容涉及斗门,斗门县详细情况见《斗门县志》”。不过,这两条合并后再归入地域范围中为佳。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克拉玛依市志》,?凡例列9条,项目全,条理清,尤其是在第四条“为反映油城特色……”写了3行文字,这就与唱遍全国的克拉玛依之歌交相辉映。

  综上所述,一棵树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凡例要因地、因时、因书而宜。其标准是看能否准确、全面、生动地反映出本书特质。凡例虽然有常规,但要力求有创新,尤其要准确掌握特例制定的技术,要走出千篇一律的老套和羁绊,因为制定特例是一个攻坚课题。还是鲁迅说得好:“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五)一事一条

  虽然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辩证法是关于普遍联系的科学”?,但在具体做每一分项工作时,还必须要求目标集中,即目无全牛,先化整为零,聚精会神地做好每一件事。志书与史书不同,横排门类是其基本特征,章学诚认为,史体纵看,志体横看。而凡例的制定也必须是这样,要做到条分缕晰,互不干扰,“邻枣入庭,终非己有,葛藤迤谷,攀附可耻。”?凡例只有一事一条,方能给编者有可行的操作性、给读者留有鲜明的印象,否则交叉而互相纠缠,就难免重复和遗漏。这就是说凡例的每一条款不兼两职,更不兼多职,这有利于专心致志而旗帜鲜明地做好每一条款。请看以下几部志书凡例的成功和可商榷处。

  黑龙江《漠河县志(1991—2005)》?不愧为优秀志书,其凡例项目齐全,顺序得当,语言精练准确,除最后一条“本志资料出自各单位部门,档案书籍均不注明出处。所用数字以法定数字为准”资料来源与数字使用有些粘合外,应该是成功的凡例。

  《北京市房山区志》?的凡例的成功之处是细、全,实用性强,近2000字,尤其可贵的是交代了所设6编即“写什么”的问题和北京市特殊的历史沿革问题。值得商榷的是第四条中“各朝代断限”可并入第三条“断限”中;第六条“房山区建置沿革”可并入第二条“记述地域范围”;第十条处理资料方法可并入资料来源或行文规范中。另外第四条“中国社会阶段划分”按“通典不录”的原则,删去为好;第二条中记述有关单位归属沿革过细,用了200字,作为写作方案尚可,而作为纲要的凡例就显得臃肿了。另外,漏了“体裁”要项。

  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志》,?凡例设7条,第一条指导思想与“坚持述而不论”的原则杂糅,第三条体裁与内容编排合在一起。另外,缺人物收录标准和特殊处理条。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志》,?凡例设12条,第四条结构编排、体裁、特殊处理、横排纵写本该4条的内容溶为1条,以剥离开来为宜。

  福建省《龙岩市志(1988-2002)》?第三条中,将体裁“述、记、志、传、图、表、录”与内容结构“共设41编”“设附录、辑录、地方文献、增补勘误说明”及其结构形式“每编设章、节、目三个层次”,杂糅于一条值得探究。

  陕西省《汉中地区志》,?凡例13条,第五条杂糅了体裁、结构层次、横排纵写和真实性的原则以及做到“科学性、实用性、资料性、逻辑性、可读性相统一”的目的要求(宗旨)的多条内容。另外,缺“资料来源”条。

  山东省《潍坊市志》,?凡例第四条运用“述……”体裁与第七条“本志大事记采取编年体与纪事本末体相结合的形式”,合并为宜。

  山东省《淄川区志(1986—2002)·凡例》?共设6条,其中第三条“本志按类立篇,篇下设章节,部分节下设目、子目。采用述、记、志、传、图、表、录诸体,以志为主,图表随文,大事记、人物、专记、附录单列。遵循科学分类的原则,横分门类,纵述史实,特设建陶工业、旅游、精神文明建设三篇及聊斋文化研究一章,突出时代特色与地域特色。”本条将结构形式、体裁运用、编纂原则、升格特例本应4条的内容混写在一起,此表述方式有待商榷与厘清。

  安徽省《潜山县志(1978—2002)·凡例》?第五条“以志为主,兼用记、传、录、图、表等手法,所有称谓、时间、数字、计量单位、标点符号均根据有关志书规范行文。”体裁和行文规范分设为宜。

  山西省《侯马市志·凡例》?共14条,文字洗练,但第六条“大事记采用编年体与纪事本末体相结合的方法记述”可以归并到第五条“述、记、志、传、图、表、录”体裁中,因大事记就是7种体裁中的“记”;第十四条“下限以外侯马重大的政治、经济、文化等事项,设限外辑要记于志末”属断限内容,归入第二条的断限中为好。

  海南省《三亚市志》,?凡例第二条断限与第三条“本志贯通古今”可合并,而第四条杂糅了体裁、所设篇章、以类系事的写法、目的要求本该4条的内容,以剥离为佳。

  上海市《卢湾区志(1994—2003)·凡例》?第八条:“本志资料来源于文献档案、志鉴图书、报刊杂志、调查材料及有关口碑资料和实物,一般不注明出处”紧接着第九条“本志统计资料由区统计局和有关专业部门提供。”两条都是资料来源,合并为好。

  青海省《西宁市志》,?凡例15条,项目齐全,指导性强。可商榷的是第六条体裁与行文规范方面的“语体文、著述体”“简化字”合在了一起。

  《北京市丰台区志》?凡例第五条“本志记述内容贯通古今”可归并于第三条断限中。而第三条断限后杂合了“志书正文后,附1991年至1999年丰台区情概要”的内容编排;第七条设置篇目方式与体裁糅合在一起。另外,看不到“资料来源”条。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志》,?凡例共14条,项目齐全而排序适宜。只是第八条述体应归到第六条体裁中。

  湖北省《宜昌市志(1979—2000)》,?凡例设10条,内容丰富,可贵的是编纂原则和特殊问题均以单条处理。不过,“特设篇”和“专门记录”两条合并为宜。

  安徽省《亳州市志(2000—2009)》,?凡例第一条将断限杂糅于指导思想中,第二条的体裁与内容编排(结构)合在了一起。

  云南省《云县志(1991—2000)》,?凡例只有6条,除了无编纂原则、特殊问题处理、资料来源外,第一条杂糅了指导思想和断限,第二条杂糅了体例结构和体裁。

  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志》?凡例设10条,门类齐全,语言简练,并设有贵县撤县“改市前称贵县,此后称贵港市”的特例。可商榷的是第四条分别写了卷首概述、大事记和卷末设附录的内容及其写法,第五条“设33个专志”及其功用,两条整合为“内容编排”或许更好一些。

  通过以上分析,真正能做到不蔓不枝的凡例不是太多,或多或少地都有修改的空间和余地。这就要求在今后制定凡例时必须使每条的目标单一,各司其职,不互相勾扯,不鱼龙混杂,以求各个击破,集中力量写好每一条,若此,整个凡例才有可能撰写成功。

  总之,凡例之于志书,就像一个国家的《宪法》,一个政党的《党章》;《党章》制定得好,才能宗旨明确、责任清楚,从而指导该党兴旺强盛,《宪法》制定得好,才能使国体、政体设置科学,约束力和指导性强,可行性详实备至,从而使国家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制定凡例的优劣是决定志书成败的晴雨表和试金石。正如韩章训先生所说:“修志凡例的优劣直接反映其编者学识和胆量。”?这就要求我们在制定凡例时要考虑周到,全方位谋划;分开轻重缓急,统筹安排次序;以语言大师的标准和态度反复斟酌,千锤百炼,精心遣词造句,做到既斩钉截铁,又刚柔并济;充分展现志书地方特色,时代特色,编纂特色,追求卓越,锐意创新,力争使读者一看凡例就有耳目一新之感;同时要每一条目标集中,不旁枝逸出,不拖泥带水。若做到了以上五点,凡例才算基本过关,才能为编成精品良志奠好基、定好调、立好纲、制好法。

  发表在《2016年皖冀方志理论研讨会论文》。

  作者简介:樊春楼,河北省涉县地方志办公室,办公室副主任

猜你喜欢